•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加載中 ...
    云掌財經首頁 >  正文

    南凌科技:數據頻打架信披質量或“打折” “兜里有錢”反募資五千萬補血

    原創 金證研  2020-11-20 19:56:20  閱讀量:

    ?《金證研》滬深資本組 圖南/作者 沐靈 清和 洪力/風控

    5G是新一代信息通信技術演進升級的重要方向。根據BIS Research Analysis的統計數據顯示,預計中國5G基礎設施市場規模將從2019年的1.2億美元增至2025年的33.3億美元。隨著5G市場規模的擴大,以互聯網為“生長土壤”的南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凌科技”)或將面臨新的機遇與挑戰。

    然而此番上市的南凌科技,或存諸多問題待解。南凌科技招股書披露的財務數據與“官宣”數據“打架”,公司與客戶之間的交易額,在不同版本招股書中也驚現不同“版本”,公司與供應商的交易額,與供應商所披露數據“相異”。值得一提的是,南凌科技償債壓力走低,“手握”充足資金,或并“不差錢”,其募資“補血”合理性存疑。

    一、賬上“趴著”近1億元兩年分紅四千萬,“不差錢”反募資“補血”

    此番上市,南凌科技擬募集資金4.21億元,其中5,000萬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項目。事實上,從南凌科技的財務報表數據來看,其或并不“差錢”。

    一方面,南凌科技面臨的償債壓力逐年走低。

    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南凌科技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45.62%、40.2%、28.74%、26.53%。

    近年來,南凌科技資產負債率逐年下滑。與此同時,南凌科技近年無短期借款及長期借款。

    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南凌科技的短期借款分別為2,852萬元、984萬元、0元、0元。同期,南凌科技無長期借款。

    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南凌科技的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分別為121.94萬元、100萬元、100萬元、100萬元。

    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南凌科技的財務費用分別為173.29萬元、-21.91萬元、-92.73萬元、-84萬元。

    而另一方面,南凌科技“手握”充足現金。

    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南凌科技的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2,569.86萬元、6,506.16萬元、7,177.74萬元、4,386.16萬元。

    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南凌科技的貨幣資金分別為8,603.29萬元、10,865.15萬元、9,443.44萬元、12,662.96萬元。同期,南凌科技的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分別為8,603.29萬元、10,865.15萬元、9,439.85萬元、12,619.46萬元。

    需要指出的是,南凌科技在近兩年均進行現金分紅。

    2018-2019年,南凌科技的現金分紅分別為1,500萬元、2,500萬元。

    不僅如此,南凌科技未分配利潤逐年上升。

    2017-2019年及2020年1-6月,南凌科技的未分配利潤分別為3,715.54萬元、7,170.59萬元、11,162.6萬元、15,268.86萬元。

    由此可見,南凌科技或無償債壓力,且其貨幣資金、現金流充足。南凌科不“差錢”卻募資5,000萬元“補血”,其合理性或“打上問號”。

    二、財務數據頻頻現“矛盾”,信披質量或“打折”

    根據會計準則所編制的財務報表,能夠為企業及其現在和潛在的投資者、債權人以及其他財務會計報告的使用者,提供決策的財務信息。財務數據真實性、嚴謹性的重要性,可見一斑。

    而南凌科技卻出現財務數據與“官宣”不一致的情形。

    據招股書,2017年,南凌科技母公司的凈利潤為3,181.82萬元、負債總額為9,326.82萬元、凈資產為11,356.2萬元、資產總額為20,683.03萬元。

    據市場監督管理局數據,2017年,南凌科技的凈利潤為3,139.86萬元、負債總額為9,509.83萬元、凈資產為11,371.87萬元、資產總額為20,881.7萬元。

    與市場監督管理局數據相比,招股書披露的凈利潤多了41.96萬元,而負債總額、凈資產、資產總額則分別少了183.01萬元、15.67萬元、198.67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南凌科技于2018年6月4日對其財務數據進行過修改,凈利潤修改前為2,891.02萬元,而負債總額、所有者權益合計、資產總額修改前均為0元。

    而會計政策及會計估計變更等因素,或并未對上述數據“打架”現象產生影響。

    無論修改前后,招股書數據與官方數據均“對不上”。事實上,2018年,南凌科技與第四大客戶的交易額,在不同版本招股書中前后矛盾。

    根據2020年10月版招股書,2018年,內蒙古伊利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伊利股份”)是南凌科技第四大客戶,南凌科技對伊利股份的銷售金額為1,230.04萬元,占其營業收入的比重為2.92%。

    而據2019年10月版招股書,2018年,南凌科技對伊利股份的銷售額則是1,223.46萬元,占營業收入的比重為2.91%。

    除此之外,南凌科技與供應商之間,也上演一出“各說各的”財務狀況。

    根據2020年10月版招股書,同一控制合并口徑統計下,2017年,北京圣世博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圣世博泰”)是南凌科技第五大供應商,公司向圣世博泰的采購金額為811.92萬元,占采購總額的比重為3.33%。

    而據圣世博泰2017年年報,2017年,圣世博泰對南凌科技銷售金額是893.93萬元。與圣世博泰2017年年報數據相比,2020年10月版招股書披露的采購額少了82.01萬元。

    財務數據的異常,也直接反映到信息披露層面,南凌科技的信披質量亦存在問題。

    據招股書,南凌科技實控人之一的陳樹林,持有海岱柱石70%股權,海岱柱石持有盛威時代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盛威時代”)7.2%的股權。

    據2019年10月版招股書,2016年,北京盛威時代科技有限公司(盛威時代的曾用名)是南凌科技的第一大供應商,南凌科技對其的采購金額為2,185.24萬元。2018年,南凌科技對盛威時代的應付賬款余額為445.59萬元,該筆余額賬齡是1年以內。

    而據2020年10月版招股書,2018年,南凌科技對盛威時代的應付賬款余額為445.59萬元,該筆余額賬齡是2至3年。

    除了盛威時代,其余四名應付賬款客戶的應付賬款余額、賬齡,在兩版招股書中未發生變化。

    雖然是不同版本的招股書,但所披露的時點未變,依然在2018年,同一數據,賬齡卻截然不同,令人不解。

    俗話說,壓死駱駝的,從來不是最后一根稻草,而是每一根稻草的累積。對于奔赴上市的南凌科技而言,林林總總的問題擺在眼前,或需亟待解決。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云掌財經公眾號(ID:yzcjapp),或者點擊這里下載云掌財經App

    您可以通過云掌財經手機版訪問:南凌科技:數據頻打架信披質量或“打折” “兜里有錢”反募資五千萬補血

    本文由入駐云掌號的作者撰寫,除云掌財經官方賬號外,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財經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作者本人。

    金證研

    684 文章
    3.71億 閱讀

    金證研,看資本沉浮。

    + 關注

    推薦閱讀

    伊人久久情人综岁的合网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