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加載中 ...
    云掌財經首頁 >  正文

    一起教育虧損25億元 千億美元“大餅”靠譜不?

    原創 首條財經  2020-11-20 17:37:43  閱讀量:

    作者:陳晚鄰

    編輯:晨鶴

    風品:鄧亮 沈禾

    來源:首財——首財研究院

    禍兮福所倚。

    疫情黑天鵝,帶來諸多創傷,卻讓在線教育崛起。

    乘著市場、用戶暖風,又一個小巨頭赴美IPO。不是G2輪的猿輔導,也不是E輪的作業幫,而是悶聲干事的一起教育。

    11月14日,一起作業及其母公司一起教育科技正式向美國證監會(SEC)遞交招股書,承銷商為摩根士丹利、高盛和美銀證券。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大把燒錢的在線教育業、群狼規模血拼,前有跟誰學造假漩渦、后有中概股回流,一起教育逆潮而上實力如何?能過美股嚴苛審視的法眼么?

    01

    在線作業服務王者 三年虧超25億元

    公開信息顯示,一起教育成立于2011年,產品有基于學校教育平臺的一起小學、一起中學,基于家庭教育平臺的一起學及中小學在線學科輔導平臺一起學網校等。此次IPO前,創始人劉暢持股17.1%,聯合創始人肖盾持股2.6%,順為資本持股20.2%,為最大股東。

    招股書顯示,課外輔導方面,其已成為中國排名前五的在線K12大型課后輔導服務提供商。目前服務全國7萬所學校,覆蓋全國三分之一的公立中小學。截至2020年9月30日,一起作業學生端日活680萬,月活1950萬。

    沙利文(Frost & Sullivan)報告顯示,2020年上半年一起作業平均MAU(月活)為中小學在線作業服務領域第一,規模大于其后四家企業總和,優勢明顯。

    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前9月營收3.1億元、4.06億元、8.08億元,同比增長30.75%、277.48%。

    乍看,滿滿“黑馬”之意。

    細品,畫面反轉:同期凈虧損6.56億元、9.64億元、9.75億元。不到三年虧損25.95億元。

    現金流方面,2018年因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流出4.19億元,2019年為6.31億元,2020年前三季度達到5.26億元。

    綜上,一起教育非常符合在線教育的群像特征:高增長、高投入、常年虧損。吞金獸上市之路,不乏補血意味。

    但也有獨特之處。

    “堅守校內,做大校外。”在一起教育2018年年會上,一起教育科技創始人兼CEO劉暢這樣定調戰略。即校內免費,通過校外在線K12輔導業務變現,押注在線大班課業務。

    一起教育曾表示,課后輔導服務業務顯著受益于校內業務,并與之高度協同。校內業務讓公司與學生、老師、家長間建立可信賴關系,為公司提供大量潛在補習客戶。

    可見,其變現無外乎兩種:一是為公立學校提供增值服務收取費用;二是通過APP向一起學網校導流,售賣K12在線課程商業化變現。

    不過,2018年成為分水嶺:前者由于監管政策,2018年后營收減少;K12成為主收入來源。

    招股書顯示:一起教育K12在線課程2018年、2019年營收分別為9388萬、3.60億元人民幣,占比30.2%、88.5%。2020年前9月為7.51億元人民幣,占比93%。

    總體看,與多數專注課后輔導頭部玩家不同,一起教育校內+校外模式具有一定差異化價值。即以中小學校學生、教師為切入點,覆蓋校內教學、作業、評測等場景,進而帶動家長付費意愿。

    通過TO B 收獲TO C,線下聯動線上,的確一招妙棋。

    不過,求索過程也非一帆風順。其模式也是一再變化,相繼嘗試了O2O平臺、一對一和小班課等變現模式,效果均不佳。2017年上線的“成長世界”板塊,一度利潤可觀,但因“游戲化”爭議最終遭永久下線。

    直到,2017年轉向K12網絡大班課模式,才順利跑通。

    02

    營銷怪圈VS馬太效應 二線尷尬?

    但這條路也并不好走。

    放眼K12,早已紅海競爭,即使擁有校內優勢,也非不破壁壘。

    隨著跟誰學、猿輔導等營銷投入加大,用戶分流壓力不言而喻。而規模對持續虧損的在線教育業而言,又是維護體面、價值衡量的命門。

    不可避免,伴隨營收高增,一起教育也走上了燒錢之路。

    招股書顯示,其營銷費2018年為3.03億元,2019年為5.84億元,同比增加82.7%,2020前三季再漲至8.51億元,同比增加92.5%,接近2018年、2019年兩年之和。

    正如電商分析師陳禮騰分析,一直以來,在線教育行業存在以下痛點。第一,轉化率低,獲客成本高。在線教育潛在用戶的獲取需要投入較高營銷成本,且轉化率普遍不高。第二,普遍虧損,前期高額投入加上盈利周期長,導致企業多處燒錢階段。

    跑馬圈地盛行,用戶規模先于用戶價值,顯然這種營銷怪圈,是粗放發展、泡沫過大的典型表現。

    相比提升服務質量的“慢耕耘”,強力營銷的“快效”立竿見影,只是這種轉化與留存,是否持久,燒錢打法是否可持續?

    自然,這已影響行業生態,進而影響資本態度。

    網經社“電數寶”電商大數據庫顯示,2020年1月至10月,在線教育業共有83起融資,同比去年同期122起下降31.97%;融資總額超356億元,同比去年增長182.76%。但猿輔導和作業幫兩家就占了總融資額的80%左右。

    換言之,資本也在趨于理性和冷靜。馬太效應愈發明顯,釋放出資本避險、看重頭部競爭力的信號。

    這對一起教育而言,是好消息嗎?

    雖然一起教育今年完成20億元融資,估值超30億美元,值得肯定。但與上述頭部競品相比,仍有不少差距。

    目前看,猿輔導、作業幫是一起教育的主要競品。前者是中國未上市教育企業中估值最高公司,今年融資22億美元后,估值已達155億美元;作業幫也于6月完成7.5億元融資,估值72.5億美元。

    2019年,一起教育付費課程人數為72.6萬。2020年前9個月,在線K12輔導服務付費課程入學人數116.8萬,同比增加188.4%。

    猿輔導兩大網課平臺“猿輔導”和“斑馬AI課”,正價在讀學生人次共計約370萬;

    作業幫今年暑期數據顯示,付費課學員總人次780萬,同比增長超390%。暑期正價班學員就讀人次超171萬,同比增長超350%;

    2019年,一起教育營收約4.06億元,猿輔導營收約60億。2020年,一起教育收入目標20億,而后者營收預計100億左右。

    無論是營收、業務還是增速、估值,一起教育均不占優。相比上述兩個一線巨頭,是否有二線尷尬?上述因素均是頭部效應下,資本看重的指標。

    差距背后還是模式:一起教育雖有校內業務為基礎,但轉化效率有待提升;其他玩家通過旗下工具類產品導流,輔以高額市場投放,從而快速沉淀用戶。

    放眼市場,雖能排上行業前五,但一起教育業務壓力不算小。前有學而思、跟誰學、網易有道、新東方在線等已上市企業,后有猿輔導、作業幫等強勁大競品。再加上騰訊、字節跳動等巨頭入局,競爭可謂激烈。

    以字節跳動為例,2020年開始發展教育業務,推出瓜瓜龍、清北網校等產品,10月底正式發布新品牌“大力教育”。

    大佬入局,資金、渠道、流量等洗牌優勢不用贅言。這意味著,規模打法只是一時,原有從業者要想保住果實、甚至繼續生存,根本上要靠質量口碑、體驗深耕來取勝。

    可貴的是,一起教育也在加強基本功。

    招股書顯示,一起教育科技2019年研發費超4.91億元,同比增長23.24%,占比35.86%。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研發費4.23億元,同比增長16.54%。

    對比競品,網易有道、跟誰學最近財年研發費分別為2.75億元和2.12億元,占比分別為21.16%、11.01%。無論數額還是占比,一起教育均處于領先狀態。

    行業分析師李晨表示,對于在線教育而言,技術研發對用戶體驗、產品迭代、場景優化等至關重要。可以看出,一起教育具有前瞻戰略意識。

    03

    千億美元“大餅”? 教育信息化野望

    但這也注定了資金的需求量。

    招股書顯示,所募資金約20%用于銷售和市場營銷以及品牌促銷活動;約30%用于改善課后輔導服務和學生學習體驗;約20%用于增強智能校園教室解決方案的產品和教育內容;約20%用于投資技術基礎架構;余額用于營運資金和其他一般公司用途。

    招股書也指出,未來一起教育在銷售和營銷費用方面會繼續增加,加大廣告等投入進一步推廣課后輔導和校內產品與服務。

    換言之,一起教育短期內或難走出燒錢換體量打法,虧損泥潭。

    另一方面,美股市場也足夠“凜冽”。即便老牌頭部新東方,在線教育板塊唯一盈利的跟誰學,尚且遭遇做空。新秀一起教育想要成功躋身,自證能力不可不強。

    是福是禍,投資者是否買單,留給時間做答。

    這考驗當家人的大智慧。

    作為創始人,劉暢曾經是新東方最年輕的分校校長。融資6輪,不乏真格基金、老虎基金、淡馬錫、順為資本等知名機構。

    “找不到缺點”的創始人,這是雷軍對其評價。徐小平也曾言要一直投一起教育,“直到它掙到錢或者掙不到錢。”

    欣賞之意,溢于言表。是否過譽,首財君不做評價,利益不同、出發點往往也不同,即使大佬也可能有偏頗、片面之處。

    玩味的是,從過去幾輪投資方看,真格基金并未全部現身,反倒是雷軍系的順為資前五輪均在。而“鐵粉”雷軍雖投資神品無數,但也有過草根投資、OFO的敗筆,更有錯失馬云、馬化騰的遺憾。

    放眼在線教育,戰局剛剛開始。

    換言之,即使上市成功,也只是萬里長征第一步。雷軍是否過譽,徐小平是否真能一直投,歸根到底,還要看劉暢及一起教育的真本事。

    不過,紅海競爭,最忌亦步亦趨。尤其是巨頭環伺、競爭激烈的情況下,摸索特色路徑,或是突圍關鍵。

    在劉暢看來,教育信息化是大勢所趨,也是優質教育內容下沉載體。

    客觀而言,目前頭部企業多集中在ToG領域角力,能為老師、學校、學生、家長等提供一站式解決方案的企業并不多。而一起教育的校內+校外模式,具有卡位教育信息化的先發優勢。

    不過,是否真能成為一條突圍路徑,也有考量。

    首先,教育信息化產品在商業變現上有天花板,盡管進入學校可以帶來海量流量,但公益性是第一位的。這也是2015年,一起作業宣布教師端產品永遠免費,為學生提供付費服務的原因所在。

    同時,賽道也不乏競品。如好未來的智慧教育軟硬件服務,字節跳動投資的極課大數據,騰訊的學校信息平臺技術支持等。

    另一方面,信息化引來的潛在用戶,能否高效利用也是關鍵。不可否認,一起教育兜兜轉轉,入局在線大班課實在有些后發力。資金、師資、課程研發、經驗積累等方面沒有太明顯優勢,即使今年前三季在線K12暴增3倍,也與往期低基數有關,7.51億元營收也差猿輔導、作業幫不少。

    如招股書風險提示,因一起教育經營在線課外輔導業務的歷史有限,因此很難預測發展前景和未來財務業績。

    今年7月,真格基金聯合創始人、原一起教育董事長王強離任時表示,教育賽道將出現一兩個一千億美元市值的公司,一起教育是其中一個。

    現在看來,這更像是一起教育IPO前的預熱。

    勇氣雄心可嘉:目前大哥新東方不過300億美元,跟誰學也才160億美元。換言之,一起教育的資本故事,不乏納斯達克最大教育概念股的野望。

    有夢想誰都了不起。只是,還要腳踏實地、實力打底。畢竟餅畫的太大,雞湯都可能咽不下去。

    本文為首財原創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云掌財經公眾號(ID:yzcjapp),或者點擊這里下載云掌財經App

    您可以通過云掌財經手機版訪問:一起教育虧損25億元 千億美元“大餅”靠譜不?

    本文由入駐云掌號的作者撰寫,除云掌財經官方賬號外,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財經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作者本人。

    首條財經

    363 文章
    2.75億 閱讀

    再深一度,這里有最真實的財經江湖

    + 關注

    最近更新

    推薦閱讀

    伊人久久情人综岁的合网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