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加載中 ...
    云掌財經首頁 >  正文

    探訪蛋殼總部:考研學生帶書維權,房東夫妻排隊兩天等被叫號

    原創 柒財經  2020-11-20 16:29:28  閱讀量:

    “前幾天房東來趕人,讓我搬走,管家聯系不上。我5月才租的房子,現在剩余3萬多房租拿不回來。”蛋殼公寓北京租客張華(化名)稱,沒想到規模這么大的上市公司會出問題。

    為進一步了解這場牽扯數以萬計租客的住房危機,11月18日,柒財經實地探訪位于北京東城區朝陽首府二樓的蛋殼公寓總部。

    值得一提的是,在蛋殼公寓陷入爆雷風波的同時,其股價一度暴漲。美東時間11月17日、18日交易日,蛋殼公寓分別收漲75.18%、90.42%。

    另據市場傳聞,我愛我家將接手蛋殼公寓。不過,前者回應媒體稱,并未接到相關的通知。且據悉,北京住建委目前已針對蛋殼公寓成立專辦小組。

    01考研學生帶書維權 員工訴苦沒發薪水

    18日,低溫的雨天,朝陽首府門外,三四個人在看貼在玻璃門上的通知。根據通知,蛋殼公寓總部只接待房屋位于東城區的客戶,其他客戶由另外30余個接待點負責。

    其他接待點有信訪辦、房屋管理局、街道辦事處等,且各接待點處理標準流程均一致。

    圖 / 蛋殼公寓公示各區接待點

    盡管只接待小部分人,朝陽首府一樓仍十分擁擠,房東、租客、蛋殼公寓員工,加起來約有六七十人。一樓正中間是自動扶梯,上行的扶梯已停止運行,入口處有十幾位工作人員守著,只讓有號碼條的人通過。

    圖 / 一樓扶梯入口有眾多保安把守

    租客、房東塞滿一樓狹窄的空間,有的擠在扶梯入口,有的排在兩側過道內,等待領號碼條,現場時不時有爭吵聲,“我專門調休過來的,得等到什么時候?”、“現在債主是孫子,欠債的是老子”……

    一位抱著考研資料、背著書包的男孩質問道,“你讓我等,考研等我嗎,我還有十幾天就考研了,門鎖被房東換了,現在被趕出來了,你們給我備考的地方嗎?”

    工作人員表示很委屈,公司2個月沒發工資,還找不到合適的新工作,現在只能選擇相信公司。

    02排隊苦等 未等到妥善解決方案

    一樓的人想上二樓,二樓的人也在排隊,租客和房東被要求掃描二維碼,填寫姓名、身份證號、出租屋地址等信息,之后分別在兩條走廊排隊,等待叫號,租客多是年輕人,房東則大部分是中老年人,年齡區別很明顯。

    圖 / 年輕租客在走廊排隊等待叫號

    柒財經詢問一些租客,他們紛紛表示,租房合同沒到期,就被房東驅趕,租金有年付、半年付,甚至背負上租金貸,最少達1萬元。其中有租客稱,押金可以不要,但要解除租金貸。

    而就在日前,微眾銀行宣稱,被迫搬離公寓的租客明年3月31日前征信不受影響,但他們擔心到明年3月問題一直沒有解決,還是為不影響征信而被迫去交貸款。

    租客們在等待過程中,聚在一起討論著種種傳言。最期待我愛我家這家公司能夠接盤蛋殼。

    另一邊,房東們緊挨著坐在走廊上,有些人是早上8點左右來的,排隊5個小時,中途不敢出去吃飯,怕過號。其中,一對夫妻排了兩天隊,終于快輪到他們了。

    圖 / 房東在走廊等待,旁邊是蛋殼辦公室

    走廊里,蛋殼公寓貼著若干張解約指南,表示會在合同付款日之后的第15個工作日前付房租,如果沒有付,房東可在線申請解約,工作人員會對租客進行轉租或退租,清空房屋,最后結算并解約。

    令人不解的是,有了解約指南,為何房東還是要苦等排隊?

    一位中年女房東向柒財經表示,蛋殼公寓11月沒有交房租,房東們已經免費讓租客住了半個月,但是租客交了房租,不可能自愿搬走。現在解約沒用,也拿不到房租和違約金,還是希望有更具體的解決方案。

    房東們陷入焦灼,而利益的另一端,租客們問題沒有得到妥善解決。

    從蛋殼公寓接待室出來的租客稱,“他們(工作人員)給了換租、退租兩種選擇,如果換租,無法保證新房東不會趕人,如果退租,可以退押金,但暫時無法解除租金貸。”

    且現場有2位已經申請退租的租客,其中一個人申請了5天沒有管家受理,另外一個成功退租了,但是仍顯示還要付租金貸。

    而據柒財經了解,北京住建委已針對蛋殼公寓成立專辦小組,希望能平穩解決此事,后續處理方案會及時公布。

    03蛋殼易碎 拷問長租公寓模式

    拿不出錢,發不了工資,房東未收到房租,上市公司蛋殼公寓緣何陷入如此境地?爆雷或跟疫情有關,但更深次的原因是當前的商業模式。

    傳統“二房東”按月給房屋主人租金,按月收租客房租賺差價,現金流量小,利潤微薄。長租公寓長收短付期限錯配,擁有巨大的資金池,有的長租公寓老板直接帶錢跑路,有的用這些錢放貸、投資、擴張,一旦沒有資金回流,就會爆雷。

    蛋殼公寓APP上,同一套房子年付和月付的價格差可超過500元/月。

    有些租客儲蓄不多,不會選擇一次性付清全年房租,蛋殼公寓APP就在明顯位置宣傳租金貸。租客沒儲蓄,金融機構有錢,一次性給蛋殼公寓全年租金,上征信條款,不怕租客不按時還貸。

    圖 / 第一張是租客獲得租金貸時的截圖,第二張是蛋殼APP上的承諾

    在蛋殼APP租金貸說明中,有“租賃合同終止后,未住月數不需要還款至金融機構”,未說明具體如何解除租金貸,記者從多個入口咨詢客服,均顯示“當前無坐席”。

    北京中聞律師事務所律師李亞向柒財經表示,租客的貸款合同是與金融機構簽的,而不是與長租公寓,租賃合同解除,不代表貸款合同解除。解除租賃合同后租客是否需要繼續償還貸款,是否終止貸款合同,長租公寓單方面決定不了,需要金融機構確認。

    李亞認為,長租公寓的商業模式有問題,租客與長租公寓簽的是租賃合同,長租公寓本身應充當出租人、租客之間的居間角色,正常情況下不應當碰錢,長租公寓挪用租客的租金去投資或做其他事,本身是金融行為,已經打破房屋租賃產品的商業模式。

    事實上,陷入泥沼的并非蛋殼公寓一家。據柒財經此前報道,今年10月,深圳小鷹房屋租賃有限公司資金鏈斷裂,陸續有租客、業主上門維權。

    今年8月底,杭州友客房地產代理有限公司被傳跑路,總部人去樓口。時隔兩日,杭州另一長租公寓杭州適享科技有限公司爆雷。隨后,上海嵐越企業管理咨詢有限公司在浦東辦公室同樣被曝人去樓口。

    針對于此,監管適時出手。今年9月初,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在其官方網站發出《住房租賃條例(征求意見稿)》(下稱“意見稿”),面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

    其中,意見稿明確,住房租賃企業存在支付房屋權利人租金高于收取承租人租金(高進低出)、收取承租人租金周期長于給付房屋權利人租金周期(長收短付)等高風險經營行為的,房產管理等部門應當將其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加強對租金、押金使用等經營情況的監管。

    且公開報道顯示,為防范長租公寓“爆雷”,近日,深圳、重慶、成都、杭州、西安等地相繼就規范住房租賃企業經營行為發布通知。深圳要求住房租賃企業不得“高進低出”“長收短付”;重慶、成都等地將住房租賃企業收到的租金和以房屋租賃貸款方式獲得的資金納入專項監管賬戶。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云掌財經公眾號(ID:yzcjapp),或者點擊這里下載云掌財經App

    您可以通過云掌財經手機版訪問:探訪蛋殼總部:考研學生帶書維權,房東夫妻排隊兩天等被叫號

    本文由入駐云掌號的作者撰寫,除云掌財經官方賬號外,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財經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作者本人。

    柒財經

    584 文章
    4.99億 閱讀

    柒財經官方媒體平臺,新銳財經消費內容服務機構,深度透析新金融、新消費、新科技等新興領域。

    + 關注

    推薦閱讀

    伊人久久情人综岁的合网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