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加載中 ...
    云掌財經首頁 >  正文

    2020,它為中國城市立起了智能化的脊梁

    原創 財經無忌  2020-11-17 22:49:55  閱讀量:

    文 | 宣生

    維克托·舍恩伯格在《大數據時代》一書中寫道:“大數據已經成為了新發明和新服務的源泉,而更多的改變正蓄勢待發。”

    如果說,這場改變需要一個契機,那么,2020年初疫情“黑天鵝”,就是屬于中國的那個“轉折點”。在華夏大地發生的種種事實,都在證明利用大數據為基礎的“智慧時代”,正中風口。

    那些有所準備的企業,與中國城市一起,奔跑在崛起與改變的路上。

    數字經濟占比34%的中國,踩到了2020向上的踏板

    城市的智慧之花,開放于疫情漩渦的中心,武漢。

    火神山、雷神山醫院顛覆了人們對建筑的認知:10天真的能夠建好一座醫院。每一只嵌入施工現場的攝像頭、傳感器和執行器,對于機械、工人和材料的實時數據的高速同步和優化,讓建設速度提升超過80%,無限接近理論高速。

    城市的智慧之果,成熟于需求繁復的中國。巷陌。

    一種新興消費習慣的建立,見證著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力量。2-4月,美團、餓了么等基于本地生活的移動軟件使用率上升超過8成。當線下門店趨于冰封,十億中國人,僅僅是靠點開手機,就能找到便捷的本地配送服務,保證了一日三餐的豐盛精美。

    34.8%——這是今天,數字經濟規模占據我國GDP總量的比例。這,意味著中國經濟三分之一的產出,是依靠互聯網行業和互聯網+行業驅動的。

    在發展中國家中,這是個傲人的數字:

    一部手機有近20個主要零部件,疫情期間蘋果公司都不得不讓維修用戶選擇等待。但讓人意外的是,中國每天近2000種主要農產品的供應鏈卻在疫情期間很快恢復了正常運轉。

    但是如果和發達國家相比,這是個仍有差距的數。據中國信通院發布的《G20 國家數字經濟發展研究報告(2018)》,2017年,中國數字經濟占GDP比重位列世界第7,前三名分別是德國(61.36%)、英國(60.29%)、美國(59.28%)。

    這種“落后”,側寫了中國智能化變革的另一面:當頭部企業坐擁無遠弗屆的資源,許多位于產業鏈中上游的企業,卻找不到市場,看不到未來。

    2016年4月19日,在全國網信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提出新型智慧城市的概念。據《人民日報》在2018年9月的統計,500座城市明確提出建設新型智慧城市的目標。盡管變化絡繹不絕,但是,許多城市仍存在著“數據資產”缺乏有效應用和轉化、“智慧”落地難,服務缺的問題。

    今年,種種國內外因素,讓中國經濟面臨著前所未有的考驗,而作為肌理與細胞的城市,政府與企業在內的各類組織,都不得不加速智能化變革的腳步。

    落到細微處,種種可以深刻應用的數字資產、謀求數字化轉型的城市、企業,需要的是一張有力的“網”,一根穿越的“針”。

    滄海橫流,誰為英雄?

    秉承優政、惠民和興業,聯想在全國掀起“智慧”之潮

    有人認為,智能化的第一階段是計算機,生產數據;第二階段是互聯網,傳輸數據;第三階段是數字經濟與政務:通過處理數據,深刻地改變和影響物理世界。這是“智能”與“智慧”的終極追求。

    這也提供一種觀察視角,我們可以從那些變革的“果實”,倒過來回答:

    中國的“智能化”樣本在哪里?

    一個讓人有些意想不到的答案,是海南文昌。這個依靠“文昌雞”和“候鳥式養老”地產經濟馳名于海內的城市,在今年5月,卻憑借其“智慧教育解決方案”榮獲了2020年IDC亞太區智慧城市大獎。

    榮譽背后很重要的原因,是文昌抓住“智慧城市”的契機、找到了強有力的合作伙伴:聯想。

    聯想和海南文昌,為什么說是“天作之合”?

    一個數字,恐怕鮮為人知:僅PC一項,聯想在海南市場2B領域市場份額就高達67%——也就是說,海南大概每3臺電腦就有2臺出自聯想。

    PC的成功,讓聯想集團執行副總裁兼中國區總裁劉軍對海南充滿底氣,“電腦算是生產力工具,是一個晴雨表。海南今年以來整個電腦需求量年比年增長30%。海南自貿港政策發布以后,經濟發展非常快。”

    “未來我們會更加重視并將繼續服務好這個市場,跟海南一起成長。”

    當然,正如劉軍所描述的那樣,在聯想布局中,電腦的數量,只是一個“表”。提供全套的智能化方案,助力文昌這座寧靜的小城,成為中國智慧城市的新標桿,才是聯想賦能海南的“里”。

    去年11月18日,聯想集團副總裁、中國區服務事業部總經理戴煒代表聯想集團,與海南省文昌市人民政府簽署戰略合作協議:聯想作為總集成方,為文昌智城的建設提供了從頂層設計到交付的全周期服務。

    聯想與文昌在教育,即“Le學文昌”;農業,即科技興農;全產業鏈,即產城合作,三大重點項目深度互動。

    這里的“Le學文昌”背后所包容的 “智慧教育”,就是文昌榮獲了2020年IDC的亮點。

    來到文昌,聯想針對統一管理和頂層設計的綜合性管理平臺缺失、資源不均等問題,給出了一整套的整體解決方案:它既包含了基本的硬件建設,也提供了一系列的軟件系統。

    “我們幫助文昌把170多所中小學全部連在一起,其中包括100所農村地區的學校。這是聯通上下、覆蓋文昌全市各級各類學校的教育管理信息化體系和教育‘云+端’一體化的建設。”談到合作細節時劉軍說。

    合作還在深化。聯想計劃通過五年時間,將文昌的城市管理、教育、農業智能化都推上一個新臺階,讓文昌成為中國智慧城市真正的標桿。

    值得注意的是,在二者合作的藍圖里,優政、惠民和興業的價值理念,被聯想注入了“智慧城市”。這種布局的堅持,也為聯想在中國智慧城市的持續布局中,創造了更多“文昌式”的樣本。

    “優政”,可看廈門。在這兒,聯想幫助政府打造了“e政務”一體機,可以辦理12個部門的113項服務事項,形成了“15分鐘便民服務圈”。居民出門15分鐘,就可以觸達辦理各式各樣的手續。

    “惠民”,惠了廣州。聯想為這座充滿生機的城市,打造了一套城市級公共交通安全智慧化服務體系,覆蓋了廣州的公交車、地鐵、出租車、網約車、城軌等場景,涉及全城6個區的1800萬人次出行。

    “興業”,捧起香河。在這座地理位置極其重要的小城,聯想與河北香河經濟開發區管委會在智慧農業、智慧政務、智慧教育等領域開展深度合作,立足香河、并拓展輻射到整個廊坊,助力京津冀經濟圈協同發展。

    聯想的競爭力:30年沉淀、2萬工程師、一種獨到洞察,叩開25萬億“智慧市場”

    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相關數據,目前,中國智慧城市試點城市超過700個,相關投資金額達到230億美元。依照現在的發展速度,2022年,中國智慧城市市場規模將突破25萬億元人民幣。

    田野廣闊,誰有能力耕耘,誰就能收獲。

    另一方面,“智慧引擎”全速運轉的聯想,又何止推進城市政務前進。實際上,在企業服務端,過去幾年里,聯想已經為包括中石化、國電、北汽、東風、濰柴等近200個大型企業提供服務,助力它們實現智能化轉型。

    市場對聯想給予了高度認可。今年,聯想在國內的所有非PC新業務年營業額突破了200億,持續保持著年比年超過30%的增長,收入占比接近1/4。此外,上半年,聯想中國區的服務業務Booking收入繼續保持年比年30%—60%的高速增長,預計2020/21財年將實現70億元的營收。

    在中國領先的智能產品、解決方案和服務提供商這個新賽道上,聯想領軍者的角色,已經呼之欲出。

    問題來了:為什么聯想能在短時間內取得此種成績?

    答案,就是企業不凡的成長歷程和高瞻遠矚。

    作為中國最大的IT公司,過去30多年里,聯想以其強大的軟硬件實力,深耕在中國信息化、數字化建設的一線。在中國眾多的同行中,你幾乎舉不出一個名字,像聯想那樣深深地沉下身去,洞悉中國政府、機構、企業哪怕是精確到一根電線、一臺交換機的需求。

    這段厚重的成長,為聯想儲備了超過2萬名優秀的工程師。他們的身影遍及各級城市,為超過100多個品牌的ICT設備提供服務,與技術一同成長,愈發精銳。

    另一方面,從2017起,聯想重整方向,大刀闊斧了展開了整整3年的智能化轉型。這段“大象起舞”的實踐,讓聯想在觸達多個行業的智能化發展時,都具備經驗。

    當然,數字上的超強積累,是基礎所在;聯想更關心的,或許是其下民生的細節——看得多遠、做得就有多透徹,這需要企業有胸懷、有熱誠。

    丹尼爾·卡內曼在《思考,快與慢》一書里,將人類大腦的思考分為系統1和系統2,這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用有趣的行為實驗提出一個觀點:依靠系統1得出的答案往往并不正確,但我們卻異常信賴它;訴諸理性推導的系統2才更接近正確答案。

    而作為“系統2”的、基于大數據的智能化方案領軍者,聯想似乎更愿意在智慧城市建設的疆域,為數字與直覺尋求一種平衡。

    2020年10月28日舉行的聯想創新科技大會上,聯想發布了全新的智慧城市運營管理平臺3.0——“城市智慧魔方”,為中國智慧城市的建設和運營提供了一種思路和系統化、理論化的解決方案。

    在智慧解決方案庫,聯想目前已經擁有超過100個標準化的方案產品各個行業。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方案是有生命力的,因為他們不僅僅訴諸硬件,而是通盤考慮到了包括物聯網設備、基礎設施和智能應用,涉及到后期的顧問、實施、運維等無數有血有肉的細節。這讓方案更接近于關于“人”的感性服務。

    這個小點,則恰恰折射出聯想的眼界所在。因為智慧城市,不僅僅是為已有的城市穿上一層外衣,或是加上一些“數字”的點綴。必須轉硬件為軟實力,轉數碼為服務,轉點擊破為生態的形成,才能讓一座座百年老城飛到云端,羽化成蝶。

    以項目建設為綱、轉向效益驅動為要,讓老百姓感受到溫度,是聯想看到的痛點。正如聯想集團副總裁、中國區服務事業部總經理戴煒所言:“聯想不僅僅做技術,更提供有溫度的服務,陪伴我們的城市管理者完成城市智慧化的過程”,真正滿足里面人的需求。做自我進化、人本幸福的超級智慧體”。

    也只有如此,才能如劉軍所言, “當下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加速推進,我們(聯想)希望與合作伙伴們攜手共建智慧中國,共享智慧新價值。”

    作為中國知名IT企業,聯想的“智慧突圍”,打樣了科技類企業涅槃重生的方式;而另一個角度,聯想也向同行展示了企業價值這樣的人文力量,對于巨輪命運的決定性。

    讓每個居民都覺得舒適——古往今來,這都是城市不變的夢想。

    而聯想做的,就是以企業實踐,拉近全社會的理想,與此時此刻的距離。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云掌財經公眾號(ID:yzcjapp),或者點擊這里下載云掌財經App

    您可以通過云掌財經手機版訪問:2020,它為中國城市立起了智能化的脊梁

    本文由入駐云掌號的作者撰寫,除云掌財經官方賬號外,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財經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作者本人。

    財經無忌

    834 文章
    6.39億 閱讀

    獨特視角記錄時代冷暖

    + 關注

    推薦閱讀

    伊人久久情人综岁的合网18